我总是记着五一回家那天,到了武汉和婵相聚,赶上回家的火车,在车站外等妈妈,回到家里喝酸奶,晚上给爸妈泡了我带回去的红茶,第二天和妈妈逛街,给她买了一身夏装,还买了顶编织帽,给爸爸买了一套耐克(以至于他都没说我的纹身),请妈妈吃了顿牛蛙火锅,唱了半小时的歌。有时候好想回去,真的很想,不知道自己在北京图什么。
我的朋友们都在武汉或者深圳,我姐去深圳以后我真的就一人北漂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我想让每个朋友都过来找我玩一趟,但我也很怕把朋友送别后一个人的房间。我现在工作的唯一动力是把我妈送泰国玩一趟,真的就是这样了,好像没什么雄心大志了,太累了。我也很想出国玩一趟,或者就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一天,睡个好觉就行。

评论

© 完颜寡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