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艾森伯格的鲜血,汗水和眼泪

卷毛专属小仓库:

主博转载地址


============================================================


因电影社交网络开始走红的明星Jesse Eisenberg曾深受焦虑困扰,但他告诉我们的记者,他已通过写作和表演找到了缓解焦虑的慰藉。


在采访Jesse时我实在不应该感觉紧张的,采访里最糟糕的事情无非是无聊的话题,但他通过他的才智和能力——在主演的电影票房常在靠前位置,所写的书时常畅销,还有他即将在伦敦上演的话剧,这一切都不像是会成为无聊的话题。


但他以往在网络上是通过“挖苦记者”来“取得名气”的,除此之外Vice近期形容他为“擅长回避题板问题,用讽刺四处攻击别人”,与此同时他和Romina Puga的访谈(不解释了大家都知道的,NYSM时期著名的招黑视频)将会永远存留在“明星访谈车祸史册”里——近期Yahoo还添油加醋了一句,最后他问她:“你还有在听吗?”让人感觉他是个怪人或者就是单纯的刻薄。


介于我自身的经验我会说以上两种都不适用于我和Jesse的访谈中,倒不如说如果他很容易被激怒我还觉得有趣。但事实上他回答问题时能从他声音里听到一丝的讽刺外,大致上都非常谦逊和可爱。当我提及他的名誉的时候他表示困惑。


他说记者和评论家不是他的敌人。尽管去年冬天他在纽约客发表的一篇以叙述故事的方式描述一个博主在评价一部电影的文章。文章最后他总结为,“这些都是《科尔的画》(Paintings of Cole)的主要问题,这部电影被设置在交通不便的上西区放映,由我嫉妒的一个编剧所写,由一个名字令人困惑但依旧可爱的实习生放映,来源于我在读研究院时期被我抛弃的一个想法,同时被拒绝了我的《纽约时报》的评论家赞赏。


他解释道:”这不是对批评家们的指责,这是一种关于人们用特定的形式去抒发他们个人的抱怨的讽刺。这也是为什么这一篇会出现在《纽约客》的“高呼与细语”的环节中。我对评论家们没有任何恶意,他们还对我的事业有所帮助,特别是我参与的一些作品没有取得很好的票房的时候,我们只能靠评论家帮我们说话。“


他们确实对他的事业有帮助。他主演的最新电影Now You See Me 2现正上映中。凭借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和出色的演技,他的演艺事业步步高升。特别是他的第一个主要角色——The Squid and the Whale,同时凭借出演The Social Network中的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berg让他获得了奥斯卡的提名。他还通过丰富舞台剧经验以及从近几年他给McSweeneys的投稿可以发现他还有写作的才华。他的第一本小说——吃鲷鱼让我打嗝以及其他故事,是由一位9岁男孩刚经历父母离异后所写的一连串幽默诙谐的餐厅点评,看起来像是受Jesse仰慕的David Sedaris和Augusten Burroughs所影响。在他的电影事业中,他刻画了一个敏锐的神经质犹太怪咖的形象,同时那些角色的性格看起来和他本人的性格并没有相差太远。


他成长于纽约和新泽西交界,他的父亲是大学教授,他的母亲在医院里教人们种族敏感度(racial sensitivity)。他和我们说他小时候一直是一个焦虑的小孩。


“我的童年并不无聊,但那也成为问题之一。我总是在担忧所有事情,即使是那些永远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每天会带两包纸巾,一包用来擦眼泪,一包用来擦伤口。我甚至渴望能无聊一点。”


“长大一点后我意识到我要掌控我的人生,多和我向往的人呆在一起,最终达到超越厌倦的涅槃。”


我们得知美国药物成为当代青年的特征但他告诉我他的时代远早于此。“我那个年代药物治疗还没那么流行,如果我现在是个孩子,以及家里能够负担得起的话,我绝对会成为个药物滥用者。所以当时我们就只能痛苦的忍着,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治疗师,这是时间的问题。后来治疗师被人们接受,也许是我父母看到了他们只为上层人物服务,也许只是浪费钱。(所以Jesse没有接受这种治疗)


一家人对电影都小有兴趣,“要么是一种艺术形式要么就是一般的休闲娱乐”但他对音乐剧的热忱让他学习到表演是一种有效的自我治疗的方式。“我并没有特别好的应对方法,就像是变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写作和表演成为了很好的发泄方法。我可以把自己融入进另一个人的灵魂里。我想要出演音乐剧但我不觉得我能在那个艰苦的环境里坚持下去。所以我演话剧。”


在他青少年时期他已在纽约的艺术表演学校,在毕业前他也在一部独立电影Roger Dodger中获得了一个他人生中突破性的角色。为了这个角色,他拒绝了去纽约大学读书的机会,转而在格林尼治的学校里进修人类学。


在成名之前,他写了一部话剧,是关于Woody Allen为什么改他的名字以及想要把这部剧给那些有名的编剧导演们看,以获得他们的认可。


然而他收到了律师的勒令信,多年以后每日电讯报会把他描述为“和伍迪艾伦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文艺复兴者”,并把他的剧比作“疯狂的美式神经质”。


如果他们存在任何不和,Woody Allen也不会选Jesse出演他的电影To Rome with Love了。同时他的新电影Cafe Society里Jesse还出演了年轻版的Woody。


像Woody Allen一样,Jesse现在还是避免不了一些小抽搐,他在成年后接受了治疗,但还是艺术给予了他最大的帮助。


他说:“身处焦虑并不有趣但我发现能够调节它的东西这也让我稍微感到慰藉。我的书里提到了很多——奇怪举动的人物也会感觉焦虑——但对我来说描写他们确是一种乐趣。这本书就是我的应对方式。”


 



评论
热度(52)
  1. 完颜寡妇卷毛专属小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完颜寡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