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非成人

我工作以后,的确是觉得人际关系上已经不是我从前想的那么简单。也许是我太谨慎的性格所致,对身边同事甚至朋友,有时候一句话得在脑袋里绕几圈才会说,就是想求个不惹是生非、图个和平共处的体面,但有时想想挺失意的,像是没了说痛快话的人。

不过,几杯酒下肚,或者与人谈到兴致大起,这平日的伪装就被自己撕个破碎,口无遮拦快言快语,大脑里的过滤器罢了工。前天晚上就两杯酒下肚,和我爸扯了一晚,当着我弟和他父母的面把他批的一无是处,偏执己见,一被反驳就急得跳脚,在半夜的街道上全然不要脸。说着说着我自己都要哽咽了,我爸耐着性子听我嘴上的机关枪突突,然后安慰我开导我,我眼一热,差点没哭出声。

我爸说从没见过我这样激动,我自己也汗颜,憋的吧。我们姊妹仨大家都说老二的性子最稳,老二最能忍,所以老二真的憋坏了。我在外面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一直有省思着家里老一代再就是我爸妈那一代对我们的教育方式:最成功的我姐是他爸妈都有为她规划好,所以按部就班,再加上她要强的性子,一路下来也算是顺,而且我姐也是家里最先醒悟的人;我自己家里,我爸是放手让我自己去,我妈是想掺一脚发现掺不进去于是放任自流,但我不太争气,醒悟的晚,虽没走过弯路,但也浪费了不少时间;我弟,所有家都宠着,最后宠出个眼高手低的孩子,心眼虽不坏,但看着他这样我是真的心急。我们这几家,有可取之处,也有一些僵化的思维,适应不了世界的变化就会很尴尬,不去学习新东西就会脱轨脱节,这些情绪再传达给儿女,时间久了这些惰性的想法会挡了前路。

每当我跳脚时,我爸就摁着我脖颈,让我冷静点,不要抢话头,要换位思考,让别人先表达完。我也委屈啊,明明是你们习惯只说自己的让小辈听着,不给小辈表达,真不是抢话头,反而是我好不容易等叔说完刚要开口对方立马截住,我这个气啊。

那晚,我就算借了酒劲儿在桌上吐了个痛快,还带着点埋怨的心思,我爸时不时得拦着我,我妈旁观嗑毛豆全然放弃,事后才想到我弟爸妈的脸色的确不好。
是了,这就是我前言说到觉得人际关系不单纯了,我从来小孩也就无所谓这些,都是爸妈摆平,现在不了,所以有时听到言外之意我还是有点心存芥蒂。特别是有空回家呆几天的时候与这些长辈相处,我不再像从前那样他们说他们的,我玩我的,多少想去了解一下他们的对话,也会说一下我的看法,不过也总是被他们一笑而过,我有时急了,他们倒也相让,总有人举杯嚷着来一系。这些人精,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老狐狸们。所以我妈总说我早熟我死也不承认,这种眼力见我总是没有,没想到比外面看人脸色还让我累,毕竟是打破从前的认知,突然发现没我想象中那样熟悉。我家这边的亲戚关系很简单,原以为感情会至纯至真,到底还是我单纯了。

今天再想着前天晚上,我有点后悔却也不后悔,其实当时那样符合我现有的心境。没有真正稳定、真正成功前,我可没法做到那样处之泰然。我可以冷静可以客观,却也没发置身度外,也是真的心急弟弟的前程,恨不得打到他醒悟,知道急不得,法子不妥,但机关枪一开嘴就没法停,想必在他眼里我也落得个好为人师的印象吧。唉,让他自己去悟吧,我要管理好我的情绪,这些话就再也不和他说了。不也是借着年轻才能这样撒泼,以后不做了,让人笑话。那些真正厉害的人,会在那晚比我包容比我淡定比我懂得进退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淬炼成这样的平和性子。也是自己的沟通能力太差了,这些说开了却没收好尾,不算是不欢而散,但也像是有了心结,我得早点去解开。

成年人啊,喜怒哀乐果真都是各藏一半。所以,我算是成年非成人吧。


评论

© 完颜寡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