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社会主义羊毛+

日不惧升落

+

but if you try sometime
you might find
you get what you need

+

舒缓一下

+

人生啊

+

成年非成人

我工作以后,的确是觉得人际关系上已经不是我从前想的那么简单。也许是我太谨慎的性格所致,对身边同事甚至朋友,有时候一句话得在脑袋里绕几圈才会说,就是想求个不惹是生非、图个和平共处的体面,但有时想想挺失意的,像是没了说痛快话的人。

不过,几杯酒下肚,或者与人谈到兴致大起,这平日的伪装就被自己撕个破碎,口无遮拦快言快语,大脑里的过滤器罢了工。前天晚上就两杯酒下肚,和我爸扯了一晚,当着我弟和他父母的面把他批的一无是处,偏执己见,一被反驳就急得跳脚,在半夜的街道上全然不要脸。说着说着我自己都要哽咽了,我爸耐着性子听我嘴上的机关枪突突,然后安慰我开导我,我眼一热,差点没哭出声。

我爸说从没见过我这样激动,我自...

+

很好的朋友要离职了,顿时没了动力
很快我也要离职了

+

偶尔也要有满满的少女心
我需要柔软的大腿肉
想看粉红的雀斑脸

+

一只拥有人类思考能力的猫|011

瞧啊,来新人了。

第四个愚蠢的人类。

不 ,我依赖他们而生存,如果我称他们是愚蠢的,那我就是愚蠢生物身上的寄生虫,啊我不太清楚这个词汇,我只听其中某个人说要给我除虫,因为我身上有它。但是,他们并不想除掉我这个“寄生虫”吧。

我已经过了过分看低人类、拔高自己的中二阶段了(人类称之为中二),我们是平等的,热衷于傲慢与偏见式的言论始终是野猫们。那仿佛是另一个物种了,我记起来了,在这第四个人类入驻之前,有只傲慢的野猫被带回来过。我们总是不对头,他的挑衅与轻佻也掩盖不了对于新环境的不适,也许是被我看穿了,这个半死的家伙拼了命也要胜我一筹。

“来啊混小子!没用的家猫!添人类屁股的小混蛋来...

+

比起以前总逞强,我觉得直说我不行我很累我要崩溃了我没那么强大要好多了
我不排除今天的情绪化是荷尔蒙在作祟

+

我浅薄的思想实在配不上我寡言的皮相

+

每个月总有段时间觉得:我那么不快乐为什么别人那么快乐

+

给我一杯咖啡,我可以把这方案日到天明

+

我真的,每天上班上的很沮丧,一心只想听大黄歌

+

神话故事里总会住着一个魔鬼|010

我原本在标题那里打了“舌轨”两个字,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到“舌轨”这个词,原本想叫“嘴里跑火车”,又觉得怪怪的,如果有火车,那舌头是铁轨吗?所以我想到这个词,舌头与铁轨的结合,听上去很恶心……
五分钟后我放弃这个标题了。太诡异了。
思绪是混乱的,我就说说我现在想到的,然后任由它发散吧。


我说过一个谎,有人问年少时读过的第一本外国名著是什么,我第一反应就是《鲁滨逊漂流记》里的面包,对,只有面包。这是我自己有意识去买的第一本书,我都能回想起大夏天一个刚学完游泳的营养不良小女孩,在新华书店贪凉吹空调时随手翻到了一本未来放置在家里十几年但事实上只不停地重复看鲁冰逊如何在荒岛上做面包的书。我真的只会重复看这...

+

我很脆弱的
你碰一下
我就碎了
你来不及打扫
我就被风牵着走了

+

城市异闻录:
1.吃黑枸杞乳头会变黑
2.珍珠奶茶的珍珠是兔子屎搓出来的
3.下方没毛,性欲很强

4.石楠花的味道是精子的味道
更新中......

+

严重似情侣 讲分手

+

我有些绝妙的想法,好吧我觉得绝妙的,我总以为我会在要写下来的时候还记着,但事实上我还是忘记了。


+

差到不自知

+

1.周末宅在家里,看了
血战钢锯岭
夜行动物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月升王国
ELLE
海边的曼切斯特(1/3)

2.哦周五下班赶去看Logan,哭死在一对情侣和一对父子中间;

3.把四重奏追到第八集,好喜欢小雀找到工作后元气满满的样子,虽然在主动为他人做嫁衣;

4.电脑修好了太棒了👏所以才能宅着进行电影马拉松,上次回学校修正好和大宝吃个饭,然而春天的话题永远都与恋爱相关,基本上身边谈了恋爱的朋友都会告诉我男人很幼稚成熟的很慢,我该视为真理吗?

5.周一上班路上走着走着想睡觉,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的眼神应该空洞的很可怕;

6.被问到辞职和换房的问题就会很焦虑;

7.感觉三月的北京之行要延后了,我姐问我想看什么话剧,我真...

+

梦中我对四十多岁的专业推拿师张国强进行了爱的猛烈攻势

+

听着想恋爱

抱着爱人在闪光球下转圈圈

夏天黄昏来一杯飘着薄荷叶的饮品


+

© 完颜寡妇 | Powered by LOFTER